首页 > 行业资讯 > 名酒高增长期结束,回归理性的白酒行业将步入下行周期!

名酒高增长期结束,回归理性的白酒行业将步入下行周期!

 自白酒深度调整期之后,在高端白酒的驱动下,白酒行业经历了2016、2017连续两年的高增长,业绩一路高歌猛进走入2018年。然而这一切在2018年下半年不复存在,部分上市酒企第三季度营收增速放缓,预收款项呈现下降,甚至有着“A股股王”之称的贵州茅台都出现了罕见的一字跌停,白酒股全军受挫。

文/朱欣悦

01            行业分化加剧,次高端产品发力,名酒高增长期结束        

2016年以来,以茅台为首的高端名酒进入了高速增长期,趋势一直延续至2018年上半年,直至2018年第三季度,部分名酒企业才出现了单季业绩增速下滑的情况。

白酒行业分析师蔡学飞对记者指出,经过2016、2017连续两年的名酒高速增长期,马太效应越来越明显,中国酒水行业形态发生变化,酒水消费向一线酒企和区域名酒企业倾斜。受此影响,很多中小型酒企淘汰退出,留下大量市场空间,其中一线酒企如茅台、五粮液等业绩持续上升,区域名酒企业也在不断收割市场。直至2018年下半年,名酒企业的拐点到来,白酒的竞争已经从单纯的规模性的竞争转向资源型竞争。

白酒营销专家晋育锋也对记者表示,白酒行业经历了深度调整期,在前两年消费反弹促使业绩得到释放,白酒企业尤其是高端白酒业绩飘红。而在2018年下半年,消费反弹作用消失,名酒企业也从此前的高速增长进入正常的增幅通道。

记者注意到,除了高端产品,次高端产品对业绩的贡献也越来越明显,且其价格带不断被拉宽,次高端市场竞争加剧。

从2018年半年报中可以看出,老白干酒、舍得酒业和水井坊的净利润增长幅度十分惊人,分别实现了208.01%、166.05%和133.59%的超高增长,其中舍得酒业和水井坊均是主要聚焦于高端与次高端市场。

蔡学飞告诉记者,高端和次高端产品的增长最为明显,而舍得酒业和水井坊基本完成了产品高端化的结构调整,老白干酒也在上调产品结构,因此成为此次产业调整的受益者。

受此影响,2018年下半年以来,多家酒企推出超高端产品。业内人士指出,不少酒企在通过超高端产品,来拉高企业价格天花板,以此为次高端产品预留出价格空间。如五粮液宣布推出超高端产品“五粮液501”等。

02  行业回归理性,增速放缓        

对于即将到来的2019年,业内普遍认为,市场增长将回归理性。

泸州老窖在近日的一份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表中表达了对行业趋势的判断,该公司认为行业调整期尚未结束,风险尚未完全释放;行业向核心品牌和核心产区集中;渠道竞争可能发生较大变化;消费人群,消费动机发生变化。

国海证券近日的一份研报指出,从基本面来看,2019年,白酒步入周期下行阶段,重点看好高端贵州茅台和低端顺鑫农业。根据历史走势,白酒行业的上升周期约为三年。对于白酒行业自身周期而言,现处于下行阶段。

从市场环境看,国家严控房地产价格政策,中美贸易战发展前景不明。预期2019年我国宏观经济进一步下滑,对白酒的销售有负面影响。因此,在下行阶段,看好弹性较小、品牌力极强的高端酒和高性价比的低端酒。

晋育锋认为,2019年白酒行业格局与2018年不会有太大变化,一线企业及部分泛全国化品牌业绩稳中有进,但是增幅会有所下降,区域品牌、省级品牌和地方品牌竞争态势不很理想,还是处在泥潭中厮杀,突围与转型的前景堪忧。

而对于2019年酒业行业并购的预测,业内则呈现不同的看法。沈萌认为,2019年白酒行业的扩张性并购会被抱团式并购取代。白酒板块的投资机会,一方面是头部企业的避险功能,另一方面是重组项目的价值机会,整体市场积弊会在2019年集中爆发,因此白酒投资规模萎缩的概率更大。

晋育锋则认为,目前来看,中小型酒企的资产价格并不是处在低位,从这个角度来看,亦不是并购的最佳时机。

中国食品商务研究院研究员朱丹蓬则对记者提出另一种观点,他认为,由于整体生存环境恶劣,中小型酒企的境遇堪忧,此时正是抄底的时机,2019年的酒业整合或加速。

此外,营销专家路胜贞对记者表示,2018年白酒的产量保持了上升态势,但总体需求因为经济和团体消费控制原因没有放量的可能。2019年宏观上会加大白酒行业的资金违规,市场违规监管。微观上,产业出现寡头垄断和兼并趋势,对多数白酒企业来讲,会面临更严峻的市场考验。


文章来源:   佳酿网+蓝鲸财经(节选)